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星文·千斤拨四两

前半夜看电影,后半夜看足球

 
 
 

日志

 
 

必须限制伸向公共空间的私欲  

2013-08-25 18:1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座巨大的“花果山”式建筑出现在楼顶,北京西三环边上的人济山庄成了全国媒体瞩目的焦点。在群情激愤的声讨中,神秘的违建主人张必清现身接受采访,而城管队员也在其房门上贴出了限令15日内拆除违建的公告。

  新闻最初曝光时,“空中别墅”的主人是一副盛气凌人的形象:常年装修扰民,夜半歌声吓人,邻居投诉被打,城管上门不理。一时舆论沸腾,网民纷纷要求惩罚这个仗势欺人的前“政协委员”。在张必清露面进行自我辩解后,公众又看到了事情的另一面:他承认自己私搭乱建不对,也讲述了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否认殴打邻家老人,还说给了对方10万元作为噪音赔偿。从张必清低调的言谈中,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霸气和匪气。

  事情发展至此,尽管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还未出来,来龙去脉已现端倪:违章建筑的性质无疑,给同楼居民造成困扰也是事实,而张必清也确曾到邻居家做过安抚工作,以致虽然抱怨声不绝,但谁也没有以最激烈的方式阻止“空中别墅”的建设。如今,张必清表示要按照城管的要求,能拆的都拆。一场原本被认为很可能引发拉锯战的违建争议看来很快就要收场了。

  雄踞楼顶的“空中别墅”曾经刺痛公众的心,但“别墅”主人的低姿态让很多人的怒火无法继续燃烧。不过,回望违建一点点拔起的过程,还是有很多耐人寻味之处。按照张必清的说法,最初建阳光房时他就知道违章了,所以做好了随时拆除的准备。而假山建筑群的成型更有戏剧性:为了隔绝楼顶管道排出的臭味而包了树脂材料,为了美观做成假山,为了不让风刮走做成连片的假山,为了避免“光秃秃的”就先凿洞后加盆栽又建葡萄架长廊……终于建成了“花果山”。即使张必清说的全是事实,这也是一个为了满足私欲而不断侵蚀公共空间的过程。首先,按照物权法的规定,住宅楼楼顶属于公共空间,而非顶层住户所私有。公共空间的处置要由全体居民来决定,而不能是邻近者根据需要自行盖房、种树,“空中别墅”的主人就是做再多的安抚工作,也改变不了其违建的性质。其次,大家同住一栋楼,不以个人便利而损害他人便利是起码的公德心,“空中别墅”六年来断断续续地装修,噪音肆虐、跑水漏水和建筑垃圾已成公害。第三,假山和盆栽的单位质量再轻,也架不住它们有着巨大的体量,800平米之上叠床架屋,对整座楼的承重安全构成了明显威胁。

  现代人在钢筋水泥丛林中聚居,为了公共便利和安全,需要按照城市管理制度和邻里公约克制某些个人欲望,牺牲某些个人便利,这是普通住宅楼居民的共识。如果是在自家购买的广阔庄园中起房盖屋,那自然是业主的自由。但即便如此,也要在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建房。而张必清明知是违章建筑而不断扩大面积,有邻居投诉就通过示好和赔偿来达到“消声”目的,等于是一错再错。这仍然是用钱摆平一切的思路,即使侥幸不被投诉,也无法规避未来可能遇到的违法风险,更给多吃多占之心蠢蠢欲动的业主们留下一个极坏的范例。

  吊诡的是,“楼顶起山”这么昭然的异象,居然前后存在了六年之久。城管声称多次上门执法但找不到人、进不了门,通过政协组织要求“批评教育”业主也未奏效,所以延宕至今。如此“温柔”的执法与城管一贯的雷厉风行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而“找不到人”似乎也不应该是无法拆除违建的理由。比对之前各地发生的种种强拆案例,这种临门而不入的现象实有选择性执法之嫌。是“空中别墅”的主人神通广大,还是执法者生了怠惰之心,总之六年拆不掉一座违建实在令人费解。

  最牛违章建筑即将拆除,但违建折射的种种可疑情状仍待厘清。神秘的违建主人如今呈现一副低调形象,但过往的高调却让人猜测,这是否又是一个身负奇功的“大师”?有关部门的温柔执法背后,是否还有隐情?公众的这些疑问,都应该得到明确的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