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星文·千斤拨四两

前半夜看电影,后半夜看足球

 
 
 

日志

 
 

当高考舞弊成了半公开产业  

2013-06-10 08:0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5日至6月8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全程直击吉林榆树高考,发现“史上最严高考安检”下,部分考生试图舞弊的“决心”禁而未绝。为了将俗称“作弊器”的耳机及接收盒带进考场,考生的鞋底、腰间甚至卫生巾里,都可能大有玄机。

  今年,吉林省首次实行考生和涉考工作人员“无声”入场,对随身携带物品严格检查,对违纪作弊行为“零容忍”。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某些作弊繁盛之地仍有人顶风“作案”。从记者所述事实不难看出:高考作弊已经成了某些人的“事业”,任何防范措施和打击手段都动摇不了他们作弊的决心。

  对于提供作弊工具的老板来说,其“生意”根本不需要背着人做,而是可以在当地媒体上公然登广告,可以像传销一样不断发展下家,可以让出租司机充任推销员,也可以让老师发售作弊器具。而对于购买作弊工具的家长来说,他们毫无心理障碍,而是视之为必要的“后勤保障”。即使吉林推出了“史上最严高考安检”,他们仍然通过伪造医学证明来帮孩子携带作弊器入场。有了开门做生意的作弊组织者,有了决心作弊不回头的家长们,高考作弊在当地已成了一门成熟产业:先收一部分预付款,再根据最终成绩交纳多寡不一的“尾款”。

  本该像过街老鼠一样的丑恶现象,堂而皇之地成了半公开的产业。作弊组织者和作弊器具购买者彼此互信,干着损害国之大考的诚信的勾当。最应该讲究斯文的读书人,脸不红心不跳地从事着斯文扫地的活动。最应该追求圣洁和澄澈的考场,成了浑水摸鱼的肮脏之地。他们不只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而是完全颠倒了是非,认为世界本该如此。有些反差过于讽刺,就不再是喜剧而成了悲剧。有些认识全然倒错,正常的人反倒成了怪物。

  说到底,在国人的价值取向和社会通行规则中,实用主义和功利哲学已成为主宰者。平均道德水准为之一降再降,乃至某些人根本没有底线。更有甚者,不是没有底线,而是没有耻感,不知道德操守为何物。成因当然是复杂的,有人是贪图走捷径而主动下水,有人是不愿吃亏而被裹胁加入,但所有的作弊行为都指向一个结果:规则被破坏,水源被污染,公平和正义失去了安身之地。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用道德来规劝作弊者放弃眼前利益,目前只能是缘木求鱼。社会风气的改善是一个缓慢的过程,高考舞弊之严重也不允许等待清明之后的自愈。再说,即使社会风气整体改善了,也还是会有少数人为了暴利而以身试法。所以,最有效的方法还是加大对参与作弊者的打击力度。从以往的案例来看,窃取试题的行为在《刑法》中有比较明确的条款相对应,但作弊链条上的其他人,包括组织者、枪手、传送信息者,却难以找到合适的条款定罪处罚。大多数情况下,作弊只能由教育部门按照考试违规来处理。对于作弊考生,可以取消其考试资格和入学资格。可是对于只作弊不考试的社会人,教育部门就鞭长莫及。

  法律之剑不利,高考舞弊不休,这已经成了一个死结。面对此情此景,高考舞弊入刑应该成为修法的动议。将作弊工具的提供者和使用者加以严惩,当是考场还归风清气正的开端。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