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星文·千斤拨四两

前半夜看电影,后半夜看足球

 
 
 

日志

 
 

“红色不等于不达标”的诡辩可以休矣  

2013-04-06 15:3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北沧县张官屯乡小朱庄的地下水变成了红色,近800只鸡喝后死亡。村民连400米深的井水也不敢喝,做饭只能用纯净水。该村方圆5公里内只有一家建新化工厂,生产染料中间体。这个化工厂虽已停产,但厂区内还有一些颜色很深的工业废水。沧县环保局局长邓连军称,该厂排放达标,“红色的水不等于不达标的水。你比如说咱放上一把红小豆,那里面也可能出红色对吧”。

很难想象,“红色不等于不达标”的狡辩之辞,是从一县环保局长嘴里说出来的。而且,他既没有喝酒,也不是逗贫,而是面对着摄象机,在电视记者提问后,一本正经地做出回答。这种说法远离人们的生活常识,被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斥为“睁着眼说瞎话”。环保局长出言悖谬,并不意味着他的专业水准低下,只能说明他对当地的红水见怪不怪,对民众的忧心如焚全无痛感。

在环保官员气定神闲的背后,是当地村民艰难的维权之路:他们认定地下水变红是附近化工厂污染所致,但化工厂声称排污检测年年达标。村民通过私人关系检测到水中有化工残留物,把问题反映给国家环保总局,总局让省厅协办,省厅让市里协办,当地化验后说水质合格。不难看出,村民们意图解决水质问题的努力进入了一个死循环:怀疑水有问题的上级官员不具体经办此事,经办此事的基层官员一口咬定水没问题。考虑到此前有这样的交涉过程,也就不难理解环保局长为何当着记者大肆诡辩。

说起来,问题并不仅仅出在这位环保局长任上。附近的化工厂1988年就开张了,而当地环保局的成立要到1997年,之前化工厂已向河里排污将近十年。环保部门的出场意味着检测程序的设立,但化工厂仍然长年排放散发酸臭气味的污水,一直到2011年停产关门。敢于说“红色的水不等于不达标”,恐怕也就敢于认定“酸臭的水不等于不达标”,而当地的地下水在长达23年的污水侵蚀后,变成了无人敢喝的粉红液体。这个过程说明,地方政府多年来深陷“发展饥渴症”中,没有对生态环境予以呵护和治理。在几十年无所顾忌的污染过后,大自然向人类发起了报复,就算今日愿意拿出更多的资金和时间来修复环境,这也已是一个积重难反的大问题。更何况,有些基层官员不知是装傻还是真傻,至今仍在用荒诞的修辞遮掩问题的存在--这实在是一种雪上加霜的可怕状况。

事实上,不独沧州一地,华北地区地下水污染已到令人触目惊心的程度。一个多月前,国土资源部下属科研机构耗时6年完成了一份调查报告,得出的结果是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几乎已无一类地下水,可以直接饮用的一到三类地下水仅占22.2%。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污染面不断扩大:由点到带到面的扩散,由浅层向深层的蔓延,由城市向郊区的推进,由单一污染向多种污染的过渡,等等。

我们都渴望过上富足的生活,但如果人的健康出了问题,再多的物质也毫无意义。我们都希望国家快速发展,但如果这片土地上山不再青,水不再绿,空气中飘动着毒素,江河里流动着污水,再快的发展和再多的财富也毫无意义。我们不能吃祖宗的饭断子孙的路,不能在以污染换发展的道路上跑到尽。已然犯下的错误不可追回,但亡羊补牢的转身不能犹豫。如果说着“红色不等于不达标”的话无动于衷下去,我们将来很可能无清水可饮,无净气可吸,无好粮可食,中华五千年文明因环境反啮而衰落也未可知。趁着局面还没到无法收拾的地步,赶紧改弦更张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