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星文·千斤拨四两

前半夜看电影,后半夜看足球

 
 
 

日志

 
 

民工十年讨薪,走不出程序迷阵  

2012-08-01 19:2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9年,广东省湛江市体育局下属的海滨游泳场与湛江市建筑集团四公司签署了进排水管道铺设工程合同。工程竣工后,经湛江市工程预结算审核中心核算,工程总造价为740万余元。然而工程款至今未能付清,300余名农民工已被欠薪10年,其中8名农民工已去世。

  施工难度大,工程造价一增再增。完工之后,工程款一拖再拖。施工队追海滨游泳场,游泳场追体育局,又是调解,又是诉讼,可是直到某些农民工人已作古,钱还是没到手。这是多么悲凉的剧情,又是多么荒诞的现实。工程建筑款的追要是一个行业性的难题,而这一案例中农民工遭遇的程序迷阵是极具代表性的。

  其一,并不是每一个工程的甲方都是手握足够的资金才敢动工的,也并不是每一个甲方都有足够诚意去偿付尾款。鉴于同行业竞争激烈,作为乙方的施工队为了得到这笔生意,往往只能冒着风险而垫资开工。这就使得很多工程的建设留下了争议的隐患。按资金实力来说,海滨游泳场根本没有能力来张罗这么大一个项目,但他们自恃背靠体育局的大树而启动了项目。而一旦出现了无法偿还工程款的问题,他们就通过很多程序性的交涉,把施工队拖入长时间等待之中。他们先是提出就工程款的多少进行审核,等权威部门核定应付款数的时候,五年过去了。施工队打赢了官司,按说游泳场再没理由不还款,但他们转而一纸文书把上级体育局告上法庭,要求“老子替儿子还钱”。被欠款的施工队再次丧失了话语权,只能继续等待。

  从中可见,处在经济纠纷中弱势一方的农民工组织,并未得到有关部门和司法机关的有力保护。老赖们总能把债主拖入程序性的空转,让他们不得不蹉跎岁月。当施工队好不容易在诉讼中获胜,老赖们马上就设置了另一道程序议题。拖来拖去,十年过去了。人的一生有几个十年可以蹉跎?政府部门在帮着农民工维权时,司法机关在判决和执行此类案件时,效率能不能高一些,力度能不能大一些?如果司职其事者能有雷厉风行的速度和力度,局面将大为不同。

  其二,并不是每一“老子”都愿意替“儿子”还钱,并不是每一个靠山都坚如磐石。海滨游泳场称之所以没钱还账,是因为体育局“新官不认旧账”。这更是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每一个官员都是有任期的,很多官员的施政纲领是按任期规划的。如果官员有幸在任期内完成了各项工程,那么工程的施工方将极有可能得到工程款。如果一位官员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完成宏愿,他启动的项目延续到了下一任官员手中,那么与之相关的各方将很有可能遇到麻烦。因为新官有新官的理想和规划,新官通常不会以替旧官了后账为荣。很不幸,参与海滨游泳场工程的施工队遇到的就是这个尴尬,他们经过连环官司和反复等待,还款仍然遥遥无期。

  官员的更迭,既会造成一地或一个单位发展思路的摇摆,甚至也会给治下百姓带来民生问题。如果官员能以“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苟利百姓生计,成功不必在我”的胸怀来谋一域之发展,而不是急火攻心地追求速效政绩,他主政的地方会少受很多折腾,当地民众会少受很多无妄之痛。

  在农民工维权案件中,反面人物往往是卷款逃跑的包工头,而湛江这一案件中的老赖却是事业单位和政府部门。包工头欠钱不还还知道理亏,躲着不敢见人,这些老赖单位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地与债主们博弈,让他们又气又恨又没办法。就事论事,当地劳动部门和司法部门应该出手了。长远而言,对农民工的劳动保障和司法救济必须提上议事日程,“恶意欠薪入刑”不能光说不练,如果农民工总是陷入尴尬的境地,恐将滋生更大的社会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7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