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星文·千斤拨四两

前半夜看电影,后半夜看足球

 
 
 

日志

 
 

对“激素鸡”问题要堵也要疏  

2012-12-20 13:04: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部分养殖场出的鸡未经检验流入百胜餐饮集团上海物流中心,此事经央视曝光后,成为牵动公众神经的又一食品安全事件。央视记者对山东省内多地养鸡场进行调查后发现,一些养殖户给白羽鸡违规喂食抗生素、违禁药。而屠宰企业在接收这些鸡前,几乎不检验检疫。
为了使白羽鸡在短时间内长大长胖,养鸡人要给它们喂食内含激素的“地塞米松”。为了使白羽鸡在空间拥挤、空气污浊的鸡舍里不至于生病死去,养鸡人要给它们喂食阿莫西林等抗生素类药物。为了防止鸡产生抗药性,还隔一段时间就换一种药。这不是一两家养鸡户别出心裁的选择,而是存在于向洋快餐店输送肉鸡的多家养鸡场内。吃着饲料、抗生素、违禁药长大的白羽鸡,体型肥胖多肉,实则长期处于亚健康状况,随时可能倒下。
通过这些触目惊心的信息可知,经常到洋快餐店大快朵颐的人们,吃到的有可能是内含药物残留成分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怪肉。地塞米松能催肥鸡,残留物也能催人肥。变着法儿用的18种抗生素能给鸡治感冒,残留物也可以损害正常人的健康状况。“速成”白羽鸡的问题上月就曾被媒体披露,但有关部门检验后声称“合格”。如今央视的调查发现了连激素带抗生素一起吃的新问题,这些鸡怕不只是合不合格的问题,而是有害成分有多大的问题。
食品原料供应商当中,竟然形成了背离卫生要求的潜规则,从养殖到屠宰到加工的每一个环节上的从业者都对此心知肚明,却都视若平常,合力把这些怪肉端到了消费者面前。用问题鸡肉飨客,这已经突破了商业道德和良知底线。最可怕的是,整个链条上的人都习焉不察,以一种“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冷漠参与其中。问题是,做鸡肉的不知道馒头里的问题,做馒头的不知粉丝里的问题,做粉丝的不知鸡头里的问题,每个人都可以躲开自己挖的陷阱,但未必躲得开别人埋的地雷。这种行业性的操守问题,一方面固然是因商家逐利心切而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监管缺失所致。
书面的监管条例并不缺乏。《肉鸡饲养管理准则》规定,养鸡场要详细记录每天的用药情况、鸡群健康状况、出售日期和购买单位等信息,但这些内容往往是屠宰场的检测人员临时代填的。《无公害食品鸡肉》标准规定,活鸡屠宰要经过检疫检验合格后才能进行加工,但屠宰场往往没不设这道程序。《动物检疫管理办法》规定,出售或运输的动物、动物产品经所在地县级动物卫生监督机构检疫合格,方可离开产地,但一身是药的白羽鸡往往无牌无证,一路绿灯地抵达餐桌。如果所有的监管措施都停留在纸面上,吃到问题鸡肉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不同的食品安全事件,发生在不同的地点、领域,有着不同的细节,但深追就会发现,问题的根源总是:商家良知泯灭,官方监管不力。要解决问题,自然还是要唤醒监管者的责任心和从业者的羞耻心,让麻木者醒悟,让执迷不悟者没机会为恶。此外,也可以换一下思路,尝试用经济杠杆来调节疏导。在目前的鸡肉生产链上,养鸡是薄利行业,一只鸡平均只能赚一元左右,养鸡场须靠大量养鸡才能保证利润基点。喂抗生素是为了实现高密度养鸡,高密度养鸡是为了控制鸡舍扩大产生的成本。喂激素是为了缩短生长周期,缩短周期同样是为了降低成本。可是消费者买鸡的价格并不低,钱都让谁挣走了?过高的物流成本和开店房租成本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有关部门能够想办法理顺鸡肉生产各环节的利益分配关系,把虚高的物流和房租成本降下来,让活鸡的售价提高,就可以要求养鸡者提高生鸡质量,不合格绝对不收。当然,这是一个复杂的经济课题,需要经济专家和相关部门会商解决。但食品安全事关公众最高利益,再复杂、再有阻力,也不能成为坐而不动的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