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星文·千斤拨四两

前半夜看电影,后半夜看足球

 
 
 

日志

 
 

百年电影反派  

2011-11-27 12:5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老电影,我只有一些残存的记忆,不像崔永元一样说起来就泪眼汪汪的,要去做嘉宾,就得做些功课。本来就是策划选题的人,找两个角度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然后翻翻书,上上网,提纲和脚本也就有了。录的时候开始有点不适应,总想一口气把正确的说法从头背到尾,还不打磕巴,甚至连主持人串词的空间都没给留。后来说这样太累,又不是直播,就采用了停停录录的方法,我是轻松多了,估计编辑的工作量一下就加大了。下面是脚本:

虽然现实中的好人和坏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分辨,然而老电影中却遵循着好人英俊威武,坏人獐头鼠目的定律。相貌的特点决定了演员的分工,有些人就是演汉奸,有些人就是演地主,有些人就是演日本鬼子,戏路一定,终生难变。


最早的反派:王献斋
特点:片中阴险狡猾,场下谦虚认真
王献斋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位大反派影星。1900年生人。在默片及声片前期,王献斋在《孤儿救祖记》、《歌女红牡丹》、《劫后桃花》等影片中出演反派角色,然后他在明星公司的主要影片中都担任反派角色:无耻的烟鬼、狠毒的丈夫、奸诈的地痞、阴险的官吏。《晶报》送了他一个“人类罪恶的象征”的绰号,接着上海文艺界人士纷纷送他绰号,什么“阴险政客”、“两面人”、“泼皮流氓”、“无赖标本”,众罪集于一身。其实,王献斋待人接物谦冲负责,凡是有人向他请教问题,他都查阅大量资料,尽其所知来告诉人家。所以他在银幕上是大坏蛋,私底下是大好人。
 电影界的生活晨昏颠倒,饮食起居都不正常,王献斋染上了肺病。他怕西医打针,就改吃中药。有人说抽鸦片能遏阻肺病恶化,因此他也渐渐有了这口嗜好。后不幸又染上痢疾,抽鸦片最怕闹痢疾,终于不治,1942年死在上海。

最有文采的反派:李天济
特点:写剧本水准一流,演坏蛋入木三分
作为费穆电影《小城之春》的编剧,大名鼎鼎的李天济也一直扮演坏人,因为他有张瘦削的脸和略显歪斜的嘴巴。在《乌鸦与麻雀》中,他演了国民党军官侯义伯,把人物的贪婪好色表达得入木三分。李天济, 1921年5月生于江苏镇江。自幼爱好文学,读了大量小说,打下了扎实的文学功底。1947年,李天济创作电影剧本《小城之春》,后由费穆导演拍成影片,成为中国影史上最好的电影。李天济1949年在影片《乌鸦与麻雀》中饰演国民党军官侯义伯,并于1959年文化部1949—1955年优秀影片评奖中获个人一等奖。以后,又曾在《魔术师的奇遇》、《阿Q正传》、《八仙的传说》、《绝境逢生》等影片中扮演角色,以其夸张的表演和固有的脸型特征,擅演各类反面人物。 建国后,李天济主要做编剧。他创作的《今天我休息》中民警马天民的形象,血肉饱满,至尽仍广为传诵。李天济能演能写,可谓最有文采的反派演员。

个人生活受到影响的反派:葛存壮
特点:演坏人演得太像,差点吹了对象
新中国成立之后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这一时期的电影更多地承担着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的功能,就连正面人物、反面人物的演员表,都是分开拉出,中间留一空行。地主应该算是反面人物中的特别典型。最“臭”名昭著的地主当然是《红旗谱》(1960)中葛存壮出演的冯兰池。这个角色,葛存壮从三十来岁演到七十多岁,这大概是当时电影中活得最长的反面人物了。葛存壮从此便成了北影厂独当一面的“反一号”。
之前,葛存壮多扮演次要角色,如《平原游击队》中的狗腿子等,1959年在《红旗谱》中饰演冯兰池,当时葛存壮29岁,百思不得其解:“30岁的人要演一个六七十岁跨度那么大的角色,你到底是根据什么敢于起用我的?”凌子风说出了答案:“确确实实你没有演过重要的角色,我之所以敢大胆地起用你,就是拍《中华女儿》等影片时,你跑了那么多龙套,你每演一个群众,哪怕是一句话、一个镜头都是那样的认真,这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葛存壮回忆说,我演《红旗谱》的同时,魏荣导演的《粮食》两个剧组都来找我,凌子风说葛存壮在我电影里是主要角色,这个角色对他的分量非常重;魏荣导演说,我电影里的这个日本鬼子非葛存壮不可,他说你要用他,我也要用他。我当时一声也不吭,你们来决定吧。后来我们的厂长说我来决定,就告诉他们,两个戏都演。后来我是两个剧组来回跑,我很高兴。接下来,我就一发不可收拾地连演了3个小队长,龟田小队长(《小兵张嘎》),清水小队长(《粮食》),岛田小队长,当时有一种趋势,凡是日本鬼子的角色都让我给包了。
老演坏蛋给生活中的葛存壮带来不少麻烦。他和夫人施文心是1954年认识的,那时,葛存壮在北影演戏,施文心在学校读书,虽然两人感情不错,但因为葛存壮演大反派,施文心家里人商量了好长时间,并对葛存壮进行了两年的“考察”才同意他们的婚事。葛老说,因为我演反角,差点没找到对象。演反派甚至影响了演员的生活,你说这叫什么事呢。

骨头最硬的反派:刘江
特点:为艺术敢于抗命江青
如果说“地主一号”是冯兰池,“汉奸一号”肯定就是《闪闪的红星》中的胡汉三了,那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也总是被人津津乐道;他在《地道战》中饰演的汤司令,活灵活现,“高,实在是高”,成了经典台词。
演《地道战》中的伪汤司令,刘江把他当年在哈尔滨见到的一系列汉奸、伪军、地头蛇、乡棍、地痞进行综合提炼,最后升华成一个日本人的走狗。“我就把他设计成一条狗,一条日本人所养的哈巴狗,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恶心。”由于是走狗,所以在日本主子面前才会永远是“高,实在是高。”
1975年,八一厂拍《闪闪的红星》,刘江对胡汉三的设计是:面容和善,内藏杀机,甚至睡觉也在想把共产党斩尽杀绝。胡汉三在茂源米店喝酒那场戏,最见刘江的功夫。这场戏到饭局近终时,胡汉三对沈老板感叹道:家贼难防啊!意思是共产党讲的是全民皆兵,对小伙计也不可疏忽大意。结果,这句台词竟成了《闪闪的红星》中的名句。在送审时,竟然一个月没有消息。刘江有点坐不住了。不久,消息传回来了,首长们普遍认为很好,只有江青讲了一句话,而且是针对刘江的。她说:“刘江,在米店喝酒那场,你要把胡汉三演得烂醉如泥才对。”于是就开始改,可刘江不愿把胡汉三演得烂醉如泥,因为他认为胡汉三很有头脑,他不是酒鬼,特别是在当时那种形势下,胡汉三绝不会贪杯。所以,他只在重拍时让胡汉三打了几个酒嗝。有人为刘江暗暗担心,怕江青难为他。江青后来看了说,那就公演吧。刘江算是过了关。

最坚持己见的反派:陈强
特点:为了艺术和导演“较劲”,讲究策略达成目的
陈强早在没上银幕之前,就已经在歌剧《白毛女》中当上了恶霸地主黄世仁,在演出时险遭台下一位小战士的枪击,这也是陈强的黄世仁形象如此遭人“痛恨”的一个佐证。
陈强是在新中国第一部故事片《桥》中扮演工人老候,后来才饰演反派人物。1961年,影片《红色娘子军》开拍之后,饰“南霸天”的陈强与导演谢晋就剧本问题,从天马厂的摄影棚,到海南的外景拍摄地,一路争论不休。
    争论的第一个焦点:红莲是死是活? 剧本上的处理是,苦大仇深,陪着木头过了10年的红莲,参加了娘子军后,在分娩时因难产死去。陈强向导演陈述着自己的想法:“她刚刚过上人的生活,就让她悲惨地死去,那么设计这个人物,让她参加革命的意义何在?如果让她活下来,而且生下个女孩,革命后继有人,这一笔,就光彩无穷了!”
  谢晋一笑,说:“让红莲死去,可以增强悲壮性。这面,洪常青在南匪的烈火中英勇就义;那面,红莲也在战斗中死去,构成了剧情的大跌宕。这样,不仅可以激起观众对南霸天及其所代表的反动阶级的深刻仇恨,而且可以唤起人们对红莲的惋惜之情,把这个人物的形象强化了!”
  谢晋的回答,使他们的争论陷入了僵局。摄制组路过广州,因《红色娘子军》剧本的作者梁信是广州军区战士话剧团的创作员,部队的领导设宴为剧组的同志们接风洗尘。宴前,陈强便把自己对剧本中红莲之死的意见谈了出来,他的意见得到了部队领导和团长的一致赞同,团长在宴会中向谢晋巧妙地提出了这一点。宴会之后,谢晋对陈强道:“看来,部队的领导同志与你的意见是一致的。”影片中的红莲免去了一死。
  
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反派:方化
特点:人称中国鬼子王,因演松井遭批判
同样的情况还有《平原游击队》,1974年重拍,郭振清扮演的李向阳改由李铁军扮演,可松井这个角色,选了许久,最终还是无人能取代方化。
方化生于辽宁大连。1949年后相继在北京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任演员。1994年,还在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演了老军人。他是姜文的偶像,说见着他就紧张。没等片子正式上映就去世了。
拍《平原游击队》时,他首先给松井写了自传。他把在东北见过的所有“鬼子”都画了像,然后贴在墙上,——进行揣摩,从中寻找他们的共同特征。特别是大连商业学堂那个曾凶残地殴打过
他的教官,成了他的重点研究对象。 “饿鹰一样的眼睛,铁青色的脸,总想吃人的神情……”。同时,他又研读了大量日军侵华的史料以及大和民族的历史,努力从最深的层次上去理解松井这个军国主义分子的种种复杂的心理。他又买来一只鹰和一只老猴子,天天观察它们的举止,特别是它们攫取食物时的种种变化的眼神。影片上映后,大获成功。后来,他相继在《甲午风云》、《三进山城》中扮演了吉野、小野。每一个“鬼子”都有其鲜明个性,没有半点雷同之处。因此他又有了“中国鬼子王”的称号。
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要化装,甚至还要带上墨镜。在电影厂的大院里,原本可以轻松一些,但摘了墨镜,同事的小孩见了,还是被吓得哇哇大哭,而且边跑边喊:“打倒松井!”还不断地向他投来石块。毛主席来长影视察,他和大家一样激动,然而,头天晚上领导却通知他:“明天你放假,回宿舍睡觉!”于是毛主席就只接见了“李向阳”和游击队员们,他只好躲在宿舍里蒙头大睡。
1957年方化被划为右派,他听到这么一句滑稽荒谬的话:“你演的松井比日本鬼子还日本鬼子,你没有反动的思想感情能演得那么像吗?”此后就是抄家,就是蹲牛棚,就是震耳欲聋的“打倒松井”的口号,还有无休止的大批判。台上,人们厉声质问:“松井!你为什么反党?”他听了,一字一句地回答:“我不是松井!我——非常——爱这个党!”说罢,声泪俱下。

最奸诈的反派:陈述
特点:两版《渡江侦察记》唯一没换的演员
国民党部队指挥官员是反面人物的另一典型范式,陈述在《渡江侦察记》(1954)中演绎的情报处长,相比地主和小队长,更为有城府、坏得更内在一些。陈述一度不敢出门。演舞台剧时其他演员都有人献花,他没有。1974年重拍《渡江侦察记》,其他人都换了演员,可那个情报处长还是得由陈述来“梅开二度”。
1956年拍摄《铁道游击队》有个故事,剧中秦怡扮演芳林嫂,陈述扮演鬼子冈村,有一场戏是冈村化装到村里侦察,被游击队发现,追打出村。多年以后,秦怡曾回忆那一场“扔手榴弹”的戏,“导演要求我把手榴弹正好扔到陈述扮演的鬼子兵的脚后跟,这可把我难坏了,几次试拍都不成功。于是,我就想到了一个笨方法,就是不管吃饭、走路,都一直盯着陈述的脚后跟。”有所察觉的陈述被她盯得直发毛。几天后,秦怡就找到了感觉,拍的时候,正好扔到陈述的右脚后跟。”

能正能反的反派:项堃
特点:亦正亦邪,左右逢源
项堃是个响当当的大腕,骄横不可一世的《南征北战》的“张军长”,还有《烈火中永生》的军统头目徐鹏飞,都给观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坏”印象。但他在《佩剑将军》等电影中演的正面人物也很有说服力,可谓能正能反,左右逢源。

老电影中的女反派
老电影中,女性反派主要是女特务。花旗袍、烫头发、高跟鞋;说话浪声浪气,嘴里经常叼着香烟卷;面容妖艳,行为诡秘……
胡敏英———李月桂
《英雄虎胆》中的女匪首李月桂由八一厂演员胡敏英扮演,李月桂有一段特别抒情的话:“啊!听着这种音乐,使我想起了国外的生活。那是多么多么的美呀!霓虹灯,爵士乐,香槟酒,高贵的美国朋友!来,跳舞吧!来个伦巴!”此外,1963年她在《夺印》中出饰的反派“烂菜花”,其表演也很有味。只可惜这样一个有表演才能的演员,在个人婚姻问题上却屡遭不幸,再加上政治运动的反复无常,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最后在她四十多岁的时候终于不堪心理的重负,自杀身亡。
王晓棠———阿兰
《英雄虎胆》中,王晓棠扮演的漂亮迷人的女特务阿兰。阿兰在影片中大跳时髦的“伦巴舞”,她被土匪头子骚扰,她对于打入匪巢内部的我军侦察科长曾泰的爱恋,以及当发现曾泰的身份后悔恨交织举枪射击时被我军击毙的结局,令人扼腕。
谷毓英———假古兰丹姆
《冰山上的来客》假古兰丹姆的扮演者是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谷毓英,长相很有少数民族特点,其实她是汉族人。她在影片中演绎的女主角,是一个身穿民族服饰的女特务,主要通过夸张的形体动作和复杂的面部表情,完成了人物性格的刻画。
凌元———于黄氏
1978年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反特故事片《黑三角》,又让广大观众惊喜的看到了久违多年的反特片。许多观众至今对影片中出现的女特务———卖冰棍的老太太于黄氏过目不忘。女特务绝大多数时间还是以慈祥和善的普通街坊大妈的形象出现,与以往妖艳的女特务相比,格外新颖。她的扮演者,就是曾经在《平原游击队》和《锦上添花》等许多电影中扮演慈祥老太太的著名演员凌元。
男反派往往引起观众的切齿痛恨,而女反派则往往招来同情甚至羡慕,阿兰的形象不但没有影响王晓棠的人气,反倒成了女孩子们穿衣打扮模仿的对象。在强调政治观念的时代,这是个异数。

  评论这张
 
阅读(1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