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星文·千斤拨四两

前半夜看电影,后半夜看足球

 
 
 

日志

 
 

《四世同堂》还是老版好  

2009-05-09 20:32:56|  分类: 夸人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重拍剧《四世同堂》正在央视播出。导演汪俊,主要演员包括:黄磊饰祁瑞宣,蒋勤勤饰韵梅,元秋饰大赤包,赵宝刚饰冠晓荷。制作上精良了不少,可是跟老版比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在威压重重的音乐中,两扇生绣的大门缓缓打开,“四世同堂”的字幕陡现,高昂的《重整河山待后生》响起。1985年,与港剧《上海滩》交相辉映的是北京电视制片厂拍摄的28集电视剧《四世同堂》。如果说《上海滩》主要是满足大众审美情趣的商业巨构,《四世同堂》则不但引起了民众的追看,而且因其高扬的爱国主义精神在主流媒体中产生了巨大的轰动。

 北京电视制片厂是北京电视艺术中心的前身,上承意于“老干部”,下取悦于老百姓,既能得政府主导的“飞天奖”,也能拿观众投票的“金鹰奖”。《四世同堂》在1982年开始启动,在1985年世界反法西斯胜利40周年期间首播,它也是我国第一部长篇电视剧。《当代中国广播电影电视大事记》写道:“电视连续剧《四世同堂》在北京电视台播出,受到广大电视观众的热烈欢迎。著名戏剧家、作家、话剧导演曹禺、蓝翎、端木蕻良、夏淳等纷纷在《红旗》、《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发表称赞《四世同堂》的专文。据统计,10家报刊发表评介文章300多篇。”老舍夫人和儿子舒乙撰文称赞:“这部剧格调比较高,是个正经东西,它的题材严肃,演得严肃,拍得严肃,不做作,不假,不胡来,认认真真,这很难得。”

 (1)老舍首功

电视剧的成功首先得益于原作的精彩。老舍的创作离不开他的生活履历。长居北京,既熟悉机关文化又熟悉市井生活,乃有了以小职员为主角的《离婚》,以下层劳力者为主角的《骆驼祥子》,以及二十世纪前半期历史长卷般的《茶馆》。留学英伦,观察到国人在外的奇形怪状,乃有了《二马》。抗战爆发,逃难重庆,经见了北平人在陪都的艰难生计,乃有了《鼓书艺人》。一九四三年,老舍住在距重庆不远的北碚,年底,老舍夫人设法离开了被占领的北京,带着孩子历尽艰辛来到重庆。在夫人的叙述中,老舍了解到日本占领下普通百姓的苦难遭遇。一九四四年下半年开始,《四世同堂》第一部《惶惑》在重庆一家报纸上连载,一九四六年稍晚,这一部和第二部《偷生》合并,分为上下册在上海出版。一九四六年三月,老舍应邀赴美,在那里完成了小说的最后一部。

 我是在大学时看的《四世同堂》,洋洋百万字,拿在手里真的像一块砖头。阅读巴金《家》时心情压抑,看《四世同堂》则感觉悲愤。小羊圈胡同的系列悲剧是逐步升级的,多数的人像温水中的青蛙一样开始并没有意识到灭顶之灾的来临。面对几千年未有之大变故,不同人性、不同脾气的人群分化流动起来,和谐融洽一条街渐渐有了左中右,一族之内的子弟也分别选择汉奸或者斗士的道路。中国人经常用羡慕的口气提起19世纪俄罗斯以托尔斯泰为代表的史诗文学,恨中国没有自己的《战争与和平》。我觉得《四世同堂》就是中国的史诗,既有国破山河在的宏辽历史背景,又有细致入微的市井人物群像;既有老舍熟悉的北平生活常态中的文化细节,又有大难临头时人们舞出的不同风姿;既有在死难的旋涡里淬火成钢的隐士,又有浮游在美食文化里全无人之风骨的蠹虫;既有被侮辱被损害民族的无以言表的悲愤,又有毫不留情的充满嘲弄的对鬼子汉奸的无情揭露。这本书牢牢控制了我的感情,书里的生活细节历历在目,这本书太精彩了。当然,既是史诗,难免会在结构上出现拖沓和臃肿的局部,难免会在写到擅长处偏离主题忘情狂舞,这又算得了什么?我没有见过一部史诗能做到既厚重沉郁又结构轻灵的。这就好比重剑无锋的境界,与花巧娟秀无法无法融通一样。

 电视剧《四世同堂》由林汝为(执笔)、李翔、牛星丽编剧,李翔和牛星丽都是人艺演员,李翔长期扮演“骆驼祥子”,牛星丽是《茶馆》中卖女儿的“康六”。电视剧在精神上完全忠实于原著,抽象文字具像化以后,那股澎湃的激情还在,民族气派和京味儿风格还在。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北平底层人物中深入骨髓的“太平民”情结。祁老太爷作为“四世同堂”的尊长,把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当作自成一体的王国,他的信条是:咱北平是块好地方,多大的乱子,也过不了三个月。诗人钱墨吟沉浸在自己的诗画天地中怡然自乐,与外人素无来往;祁瑞宣主动扮演着撑持家庭的“长孙”角色,韵梅自觉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其他的京剧演员、剃头匠人、说相声的、拉洋车的,也都有稳定的职业以及和睦的家庭,只盼生活就这般平平淡淡到永远。这种懒散自足的心态被鲜血和枪炮声打破了,在日渐窒息的生存环境中,他们不得不重新选择自己的求生哲学和路向。钱先生觉醒以后送儿子去从军,感慨地说:“我只会在文字中寻章摘句,我的儿子却能在鲜血中写诗”。马老太太却更加胆小怕事:“日本人厉害吧,架不住咱能忍。忍住了气,老天爷才保佑咱们不是?”黑云压城,世道浇漓,离乱人不及太平狗,电视剧把这个痛苦的过程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成就了作品的人文深度和情感力量。

 它开播的时间也很好,除了反法西斯战争40周年的大日子,也赶上了一场文艺思潮的交锋。1983年6月,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美化日本法西斯分子的电视剧《最后一幅肖像》,《四世同堂》对此行了有力的批驳和反击。天时、地利、人和推动《四世同堂》创造了收视高峰。

 (2)汉奸最绝

老百姓是否买帐还得看人物,人物是否立得住要看演员,演员的选择和调教要看导演。导演林汝为是京味电视剧的代表人物,1950年中央电影局表演艺术研究所表演一班学员,曾主演影片《赵小兰》、《她爱上故乡》。她导过两部全民总动员的电视剧《四世同堂》和《便衣警察》,同时也是两首主题歌《重整山河待后生》和《少年壮志不言愁》的词作者。这两部作品之后,林汝为出国多年,在国内观众的视野内消失。两年前,已然74岁高龄的她执导了40集电视剧《采桑子》,这部剧描写了清朝皇族后代金载源和他14个儿女的悲欢离合。林汝为表示,要用一部《采桑子》来弥补当初在《四世同堂》上的遗憾,使其成为一部新世纪的经典。

 

《四世同堂》选角的要求是:1、熟悉北京生活;2、素质好;3、形象与年龄符合小说中的描述,经过造型及排练能够成为“小羊圈胡同的人”。最后用的是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演员班底,辅以各路高手和剧组幕后工作人员。扮演祁老人的是邵华,青艺演员,已经去世。祁天佑扮演者高维启,也是青艺的演员。祁瑞宣扮演者郑邦玉当时是总政话剧团的演员,后来当上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胖菊子”李文玲当时还是副导演,现为北京电视艺术中心职业演员。招娣扮演者叶蓁南拍摄《四世同堂》不久后改行,担任大连电视台节目主持人,1994年还获得过“金话筒”奖。“祁瑞全”谢钢是著名演员谢添的儿子,也是扮演陈云的特型演员。“白巡长”黄少泉演了不少老头子,偶尔露峥嵘。

 现在大名鼎鼎的两位是“韵梅”李维康和“祁瑞丰”赵宝刚(顶图右)。拍《四世同堂》那阵,导演原先让李维康演小文媳妇,一个唱戏的艺人,后来要她改演韵梅,不知下了多少功夫,她才克服了总是不自觉流露出来的京剧表演程式的影响。如今的内地第一言情剧导演赵宝刚,当时刚从工厂出来,只是个业余演员。在拍摄过程中,赵宝刚帮有困难的林汝为干了不少家庭杂事,也获得了在导演业务上的提携和指点。

 要说妙不可言,那还得说是大赤包和冠晓荷。写小说,最难写的是正面形象,最容易出彩的是带有喜剧感的反面人物。写评论,最难写的是表扬稿儿,最容易的是讽刺挖苦的批评文。反派和丑角得势一直是一个确凿的文艺现象:电视剧《三国演义》里最成功的人物是曹操,《红楼梦》里最成功的是王熙凤,《马大帅》里的彪哥比马大帅更受欢迎,《铁齿铜牙纪晓岚》里的和胖子比纪大烟袋更讨喜。

 “大赤包”和“冠晓荷”令人难忘,第一是小说里给的基础就好,两只苍蝇的臭脚深扎于肥厚的大粪中,能笑死人,也能恨死人。第二是李婉芬和周国治的表演没治了。李婉芬是人艺舞台上最有霸气和光彩的演员,在《四世同堂》之前,《骆驼祥子》中的虎妞是她最有名的角色,《茶馆》里的皇后娘娘只有寥寥几句词儿,那种跋扈狂妄已然活现。她的表演主张是:“以生活为依据,力求真实自然,突出人物思想,不表演情绪”。最后这句“不表演情绪”恰恰击中了很多演员的要害,除了大喊大叫、蹦达跺脚,他们还会什么?这就是“艺术家”和“明星”的境界之别了吧。其实生活中也是一样,冷静得像块冰一样,慢声细语一说话就切中要害的人,比浮躁狂热、动辄帽火星子的人厉害百倍。李婉芬一生多病,已于2000年冬天去世。周国治2007年3月病逝,他把那种“无骨小文人”的感觉抓得那么准。我记得书中有一个细节,冠晓荷和祁瑞丰参加皇军组织的“良民测试”,冠得了98分,祁得了92分。我不知道这样的测试是否真的有过,我仿佛看见了老舍奋笔疾书时的愤怒和“坏笑”。因为电视剧《四世同堂》大获成功,周国治和李婉芬两人也被请上了1986年春节晚会的舞台,共同出演了小品《送礼》。

 反面人物总可以通过漫画夸张的手法予以讨巧的表现,而正面人物的语言和行为却只能一板一眼地表现,前者抢后者的戏,也是个世界性的现象。而当下正处在中心消解的“后现代”文化氛围中,听不得“正经说话”几乎是所有人的共同特点,正面人物的塑造变得难上加难。观众尤其对编导有心说教的部分敏感而反感,像这部剧中为了点题居然不惜改变英国人“富善先生”的价值取向,在第17集中,他拿出一本斯诺拍摄的延安画册,告诉瑞宣:这才是中国的中流砥柱!而原著中的富善,却是“最讨厌新的中国人”,“愿意为北平保守一切旧的东西”。究竟哪个形象符合那时代英国人的思维特点,哪种表现更让观众乐于接受,答案是一目了然的。

 (3)好歌传世

《四世同堂》的另一个宝贝是主题曲:千里刀光影仇恨燃九城月圆之夜人不归花香之地无和平一腔无声血万缕慈母情为雪国耻身先去重整河山待后生。作词林汝为,作曲雷振邦、温中甲、雷蕾,演唱小彩舞--小彩舞正是京韵大鼓名角儿骆玉笙。

 1984年,林汝为请雷振邦负责剧中所有音乐的创作。于是,雷振邦便指导中央歌剧舞剧院的温中甲和刚刚从沈阳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的女儿雷蕾一起创作《四世同堂》的音乐。雷先生提出,《四世同堂》最好是选择最具老北京韵味的曲调,而京韵大鼓的韵律恰恰最接近这一表现形式,而且通俗、自然,易于被百姓接受。而且老舍先生就非常喜欢京韵大鼓,曾创作过《鼓书艺人》、《方珍珠》等作品。于是他们决定以汲取京韵大鼓中的韵律精华作为主题曲的基本曲调。确定了这一创作思路后,雷蕾很快便完成了主题歌的初稿,并得到了剧组创作人员的首肯。雷振邦想起骆玉笙先生那曲韵味浓郁的《剑阁闻铃》,决定请骆玉笙演唱这首歌曲。雷蕾代雷振邦先生专程来到天津请骆先生演唱这首歌曲。骆先生认真地看完雷振邦先生的信和《重整河山待后生》的曲谱后,爽快地就答应了演唱这首歌曲。走进录音棚时,骆玉笙先生说:“我唱了一辈子,头一次在管弦乐队的伴奏下演唱,又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唱影视剧主题歌,有点紧张。”由于骆玉笙先生不很精通西洋音乐,对乐队指挥的动作不能马上领会,于是,骆玉笙先生就借助她的琴师,由琴师将指挥的意图传递给她,凭借这种方法与管弦乐队进行配合。当乐曲结束后,整个录音棚非常静,过了几十秒以后,录音棚内外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雷蕾林汝为都激动地掉下了眼泪。这首歌很好地抓住了电视剧的精义,获得中国首届电视剧优秀歌曲评选的金奖(1993年1月揭晓),至今传唱不衰。

 《四世同堂》之后,老舍的多部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90年代以来,沈好放导演、陈道明主演了《二马》,把马则仁的虚荣无能演绎相当传神,可是曲高和寡。马军骧导演、葛优和陶虹主演了《离婚》,味道纯正,反响尚佳。谷智鑫、丁嘉莉主演的《骆驼祥子》和张国立、何冰、李诚儒主演的《我这一辈子》则注水和改动较大,受到恶评。前两年还有一部黄磊主导的《月牙儿与阳光》,反应平平。新版《茶馆》由陈宝国扮演王掌柜,即将播出。

  评论这张
 
阅读(84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