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星文·千斤拨四两

前半夜看电影,后半夜看足球

 
 
 

日志

 
 

黄健翔,像偏执狂那样生存  

2006-04-28 12:30:58|  分类: 逗闷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健翔《像男人那样去战斗》,我像粉丝那样买来书加紧阅读。黄在2000年出过一本《歪批足球》,那是一本纯粹的足球评论集,而且就像一条没有开膛破肚收拾过的鱼,选稿草率,编辑粗陋,良莠杂生,实为名人出书潮中不起眼的小小水花。这本书增加了很多人生体悟进去,不算革命性的突破,已有改良的新貌。

(1)说球
如果是抱着追星的热诚来看,这本书跟白岩松的《痛并快乐着》、小崔的《不过如此》比,跟鲁豫的《心相约》、徐俐的《女人是一种态度》比,缺乏一种资讯和心灵上城门洞开的感觉,没有“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的殷勤。这为小黄写下一本书留足了后手,却也等于自动消灭了一个明星出书的卖点。书里主要是充斥着“战术、用人、谋略、管理”的足球文字。如果他是一名副部级以上官员,这本书大可命名为《黄健翔足球思想》。

我是一个球迷,而且是一个喜欢把餐桌当作沙盘演练足球战术的伪球迷。多数情况下,在一场球的前二十分钟里,我像评论席上的张路一样,一直在紧张地揣摩和记录双方的阵容。然后就会狗抓耗子地帮人推演如何逗引埋伏才最见效。如果进球线路恰如自己所料,就把自己当作了卡佩罗一样的战术大师。也只有我这样的人,才能看得进去小黄那些事过境迁的的足球作业。

人们夸奖王小波说:真正的高手在文坛外,移植到小黄身上也大体合衬:真正的高手在足坛外。小黄的足球知识积累和战术素养为足球界所认可,金志扬就曾在《一路追求》里对他电脑般的记忆力念念不忘。他命名过米卢的专业技术职称:“应试高手”和“江湖游医”,现在看来俨然是最准确的定位。他在中卡之战前,就预言了“顶多是个平”,后被事实应验。而这样的神奇,在他的书中出现了不下五例。其实不用他王婆夸口,在日常的五大联赛和国足征战中,我早就知道他的斤两:就算把专业、不专业的所有足球评论员都算上,也只有张路能和他扛一膀子。

他的文字当然比不了李承鹏的妖冶,但真正有观点的人是不需要玩文字的。这本书里最好的是那组清算“狗熊掰棒子”的系列评论。那是在2003年国奥习新败后,中国足球兴起了新一轮的“金蝉脱壳”大总结。小黄愤懑难抒,先批“技不如人”说(球员决不是足球之桶上最短的木板),再批“恐韩说”(是实力之差而非风格相克),三战“拜金主义危害论”(球员不是拜金狂,也不该是替罪羊),最后提出中国足球习惯性流产的根源在于“中国足球缺乏集体人格”。凭着一股不平之气和深重之忧,小黄锐利地点击了中国足球万恶的源头:“以长官意志为核心,以政治功利为目的,以裙带关系为基础,以阿谀奉承、趋炎附势、敷衍塞责、弄虚作假、麻木不仁、猜疑嫉妒、尔虞我诈为生活内容的官场文化”!

对于我这种有些生活阅历、良知和清高还坚不退场的人来说,这话说得真是解气!但对一些在官场文化中浸泡浮沉、不痛并快乐着的人来说,这话说得定然刺耳。从根本上说,中国足球的重疾不是技战术层面下药施针就能治愈的,它和许多领域的现状一样,就是一沟绝望的死水。作为一个球迷,我仍然会关注国家队,仍然会研究阵型打法,但我早已无比清醒地告诉自己:不能再因为足球伤着自己了,为了这些无耻和黑暗,不值得。

(2)论人
然后我要说说黄健翔这个人。李大眼给他写的序叫《真人黄健翔》,没错,这是个性情中人。在人生的旅途中,像金志扬和黄健翔这路人,最容易犯的就是多年以前曾经批倒批臭、现而今死灰复燃的“业务决定一切”的毛病。这个毛病是性情使然,挫折会反过来加固这种性情。

2001年秋天中卡之战引发“倒黄风潮”时,我也是个比较活跃的“保米派”网络写手,在小黄在直播中“痛经”般地对米卢喋喋不休后,我们网民向他还击了千万支匕首和标枪。但我很快发现,网络批评演变成了一场彻底的愚民暴力事件,就写了《黄健翔死于义和团之手》。这样的声音是微弱的,主流仍然是天罗地网般的围剿。如果仅仅是网上的鼓噪也罢了,但有些虚弱的现实中的人害怕了。而他们恰恰是掌握着小黄命运的人,于是他的日子很难过。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偏执中,在“满座皆欢、一人向隅”的孤独中,小黄产生了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主义狂想,他一边按领导的关照拒绝了媒体的采访,一边在新浪球评中不断替自己辩护,而每次辩护都会招来新一轮的打击。他总是不自觉地要站在大众的对立面,他总是强调自己如何准确地预见了一切,而别的媒体和普通球迷怎样地后知后觉,他想象着自己像祥林嫂一样被侮辱和损害,他把自己当作了被大众流放宁古塔的心灵囚犯。

在这方面,我完全能和他通感。表面上,我是个和善、随俗的人,骨子里我是个翻着白眼、睥睨世俗的家伙,老喜欢做挑战大众口味的文章。不过,我知道大众的力量无坚不摧,媒体的浮躁天下无敌,这都是不以谁的意志为转移的,我开始用调戏和冷嘲的来跟他们逗闷子,而不再真的生气。小黄似乎还没达到这种境界。

最后八卦一下。原来,他和张靓颖没事儿。原来,他和刘建宏还是酒肉朋友,他对张斌也有足够的敬意。我曾经相信了网上的流言,小人之心地认定,《足球之夜》三剑客貌合神离,分崩离析。还有,他没写他失败的婚姻和钟爱的女儿,私生活可说是不着一字。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